入围奖  导航:首页 > > 正文

中断的哀歌 :南京大屠杀祭(诗歌)

来源:华广网    2017-12-14 17:33:16

    我不能把一棵被伐倒的树扶起来!        当我听见一个哀恸的孩子

  在尸骨和瓦砾之上哭喊。

  我不能把十棵被伐倒的树扶起来!        当我看见十个悲恸的妇女

  像哀悼的歌队,从这座倾圮的皇城

  走过。她们的悲歌再不能唤醒

  那些烧焦的树叶的呼吸。

  我不能把三十万棵被伐倒的树扶起来!

  这是历史的骨架无法承受的重

  在这一时刻猝然断裂:

  一座城市被轰响的枪炮打开。

  三十万头颅,刹那间,被兽群踏碎。

  南京!南京!一座王者的城

  一座以石头命名的城,你必须

  承受这悲情的和疼痛的时日降临:

  厄运的箭镞射穿了你坚硬的心脏。      一座荣耀的和繁华的城啊

  你再也不能守护         一个孩子的喊叫,

  一群妇女圣洁的躯体,

  一个老人在摇椅上安歇的晚年。

  只剩下萋萋荒草和漫漫黄土

  掩住生命的跳动和眼睑。

  当那些被砍倒的和烧焦的群树的呼吸,

  在猝然的断裂里被推送进历史

  空空的骨壳。当我久久凝望

  那些躺着的死者,他们

  愤怒的眼像播撒的海盐

  击穿了我的泪滴和胸膛。

    12月13日,闯入的兽群带走了

  我们的父母、兄弟和姐妹。

  他们被线绳捆绑着,一串一串地

  被驱赶,走向死亡的地点。

  瞬息,三十万鲜活的生灵,就是

   三十万棵茂盛的森林,被残暴的斧头

  砍倒!这些灭绝了人性的兽

  他们在这座荣耀的和繁华的城

    屠杀。焚烧。掠夺和毁灭。

  把一盏盏生命之灯拧灭。而至今

  他们仍在撒谎,拒绝承认

  这次屠城。拒绝在死者的骨骸前        低下他们耻辱的头。

  面对这烧焦的群树的呼吸,        太多愤怒的词我无法说出。

  在一座繁华的城覆盖        另一座繁华的城上

  在普遍的遗忘之上

  当我哀悼的笔端,触及这座疼痛的

  让血水和尸骨淹没的城市,

  我听见那些微弱的呼喊,

  屋宇倒坍的声音,烟和火

  烧焦的群树的呼吸,仍从

  滴血的城市的每扇窗后,

  从每户人家弯曲的水龙头里

  幽灵一样漫上。

  我们不需要虚假的反省和谢罪。

  他们站在地狱的屋顶上,

  并不能证明他们就是清白和无辜的。

  当我面对这座遭受劫难和毁灭的城市,

  我看见一个卑劣的民族和丑陋的面孔

   已钉上了被审判的柱头。

  而公正的惩罚,最终

  降落到了犯忌者的头上。

  南京,当岁月已淹没了这鲜血与硝烟,

    当我伫立在大理石那冰凉的纪念碑下,

    请允许我用哀歌,唤醒三十万棵被伐倒的

  群树的呼吸。请允许我

  在小小的掌心,点亮素烛和莲灯

  让微弱的光亮,掩住死者的伤口和疼痛

标签:他们 当我 一座 十万 呼吸 烧焦 繁华 城市 那些 一个
[编辑:贾娜 责任编辑:赵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