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围奖  导航:首页 > > 正文

12.13:一名南京大学生的“内心独白”

来源:华广网    2017-12-14 17:18:32

    (一)南京?南京!

    当2008年夏天接到南京大学历史系的录取通知书时,我就知道,自己的人生恐怕要与“南京”和“历史”结下不解之缘了。

    我不喜欢南京,在我的印象里,南京的关键词总与“屠杀”、“短命”、“衰败”和“轻浮”有关,而我与南京的第一次真正接触,也印证了我的看法:从南京站到浦口,一路上并不像我期待的那样金碧辉煌,反而有些陈旧破败,混杂着江南独有的阴冷潮湿,让我这个北方人更加坚信,南京这座城市,里里外外都散发着一股哀怨的气息。

    我也不喜欢南京的历史,因为在某种范围的认知中,历史上的南京曾多次遭受兵燹之灾,虽亦屡屡从瓦砾荒烟中重整繁华,但终究仿佛是千百年来中华民族屈辱史的一页缩影,而纵其坐拥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和气度不凡的风水佳境,却也因此又多出了几分轻浮放纵的色彩。

    (二)仇恨延续

    我不喜欢南京,也不喜欢南京的历史,所以在读大学的前半年里,我没有去过南京任何一个景点,但我心里却一直有个计划,来南京的第一个清明节,一定要去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祭奠。现在回想起来,起初的这个想法,或多或少与儿时从老人口中和电视画面里听到的、看到的抗日故事有关,再说直白些,就是缘于对日本“与生俱来”的仇恨。

    于是2009年清明,推掉了同学登紫金山的邀约,只身一人来到了纪念馆。至今我还清晰地记得,那天自己特意穿了一袭黑衣,在纪念馆门口买了几束白花,仿佛是给自己一些仪式感,并以此告慰30万在天英灵。当然,也是以这种方式表达对那些一直在和平广场上卿卿我我的小情侣们的无声抗议和深深鄙夷。

    初入纪念馆,无以名状的悲怆便顿生胸间,一幅幅黑白照片展示着生灵涂炭的惨象,一幕幕无声视频印证着不堪回首的岁月,一具具皑皑白骨谴责着泯灭人性的暴行,一串串平凡名字诉说着生离死别的往事……这在里,每一次呼吸都会凝结成霜,每一次踱步都会无比惆怅,每一次眨眼都会泪流满面,每一次心跳都会悲痛万分……

    是的,历史不会说谎,仇恨仍在延续。

    (三)是作秀,还是真情?

    2012年,我申请了学校里一个中美交流项目,项目里一半中国人,一半美国人。

    在项目第一期的二十个美国同学中,有一个黑头发黄皮肤却操着一口流利英文的ABJ(American-born Japanese),也许是因为他与众不同的长相与身份,对于他,我总有一种既亲切又疏远的复杂情感,直到一次集体活动,这种情绪才渐渐烟消云散。

    在这个项目里,每一到两周就会组织一次集体活动,比如名胜访迹或联谊素拓,当时我推荐带大家去参观遇难同胞纪念馆,却遭到了老师们的一致反对,原因自然是担心会出现突发不和谐事件而无法收场。但是在我的执拗之下,老师也算勉强同意了。

    比起中方老师的犹豫不安,得到消息后的美方同学倒是显得出奇地积极自然。甚至在出发当天的早上,他们仿佛突然间转了秉性,一改往日懒散懈怠的毛病,早早便集合完毕了。说实话,第一次带外国同学到纪念馆,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不得安宁,生怕中间出些“乱子”,可想想能让他们“受些教育”,心里也便多了几分坚定和从容。

    驱车来到纪念馆,在排队时还叽叽喳喳的人群一步入馆内就瞬间安静了下来,甚至每个人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脚步也变得悄无声息,看得出来,美国同学们对南京大屠杀这段“熟悉而又陌生”的历史感到无比震惊和悲伤。

    忽然,人群队伍里传来的抽泣声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寻声而去,那位ABJ同学俨然已经哭成了泪人,而等走出纪念馆在回程的路上,他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居然嚎啕大哭起来……

    后来有人私下议论起这件事,冷笑道他明显是在那个场合里故意作秀给大家看,可也许只有我知道,他的眼泪充满着真情。

    因为当晚,我收到了一条来自他的短信,短信很短,短到只有一句话:

    “Howard,我为我国家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辱,对不起!”

    (四)天安门上的对话

    去年5月,我有幸作为中国青年代表团成员出访韩国,并参加了以“亚洲新秩序和合作领导力”为主题的2016年济州论坛。

    时任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时任韩国代总统黄教安、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马来西亚前总理马哈迪、新加坡前总理吴作栋、新西兰前总理博尔格、澳大利亚前总理霍华德等政要悉数出席,使得整个论坛星光璀璨。

    虽然本次论坛没有中国高级别领导人出席,但与会各国政要无一例外均在各自的主旨发言中强调了中国在亚洲新秩序构建中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其中,日本前首相村山富市在发言中披露的其在天安门城楼上与习近平主席的一段对话,引起了在场所有中国人的关注。

    “去年9月3日,中国在北京举行了盛大隆重的阅兵仪式,我受邀进行了观礼。当时在天安门上习近平主席对我说,‘中国永远不会实行霸权主义,两国应该携手为亚洲和平做出贡献’,我十分感动。东亚实现和平与合作,离不开对过去殖民统治历史进行清算与和解。日本应正视历史,应对日本曾经发动的侵略战争和带来的伤痛,向亚洲特别是周边国家表示谢罪。亚洲地区曾经发生了太多的战争,为维护和平,战争不能再次发生,希望各国能携手走上和平之路。”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亲耳所听,我绝不会相信这段话出自于一名日本高级别官员在国际正式场合的公开言论。

    也许只有当抛下政治裹挟和思想偏见,人们内心深处向往和平友好的真诚愿景与使命担当才会闪耀世界。

    (五)“历史可以被原谅,但不能被遗忘”

    2014年12月13日,正在北京参加大学生骨干培训班的我通过电视观看了首个国家公祭日哀悼仪式,之后有感而发在朋友圈里写下了一句话,“历史可以被原谅,但不能被遗忘。”

    我不喜欢南京,也不喜欢南京的历史,对于如何正确看待这段屈辱的往事,也曾天真过、执拗过、迷茫过、挣扎过、踟蹰过、徘徊过,但历史终究是历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与其执迷纠结于过往,不如放眼丈量于未来。

    我们必须要铭记历史,可铭记历史不意味着延续仇恨,而是要在内心深处埋下渴望和平的种子。就正如习近平主席在哀悼仪式上讲的那样,“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举行公祭仪式,是要唤起每一个善良的人们对和平的向往和坚守,而不是要延续仇恨。我们要以史为鉴、面向未来,共同为人类和平作出贡献。”

    我们也可以原谅历史,可原谅历史不意味着背叛先烈,而是要追寻前辈们的奋斗足迹继往开来。“疑今者,察之古;不知来者,视之往”,两岸人民同根同源,两岸文化一脉相承,在这个距离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仅“一步之遥”的大时代里,我们两岸青年要乘势而上、顺势而为、携手同行,坚定地接过历史的交接棒,沿着先烈前辈的足迹,昂首阔步在新征程中!

    只是,无论是铭记历史还是原谅历史,都应以正视历史为前提。历史不会因时代变迁而改变,事实也不会因巧舌抵赖而消失,倘若在否认历史、美化侵略的歪门邪道上执迷不悟、一意孤行,最终也只会落得被历史和现实所谴责和唾弃的下场。毕竟,

    正义必胜!

    和平必胜!

    人民必胜!

    值此南京大屠杀惨案发生80周年之际,

    谨以此文告慰三十万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的在天英灵,

    谨以此文缅怀千万万为民族独立浴血奋战的先烈前辈,

    谨以此文致敬全世界反对战争、爱好和平的仁人志士。

标签:历史 南京 和平 纪念馆 日本 不喜欢 仪式 自己 原谅 同学
[编辑:贾娜 责任编辑:赵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