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围奖  导航:首页 > > 正文

悼念南京大屠杀死难同胞80周年——中国人的幽兰岁月

来源:华广网    2017-12-14 17:09:41

    我不知,是否时过境迁,前尘溃散,那些参杂着苦痛与甜蜜的过往,终如回旋的落叶,散尽繁华,带着无尽的决然被埋进深深的坟冢。

    ——题记

        我踏上那条青石铺就的小路,去看望他。

        那个被当地人称“生活在最破烂屋子里的、脾性怪异的老人”,屋子里却总是那样朴素的整洁,怪异的脾性我却也理解。

        “来啦!” “嗯“

        老人转身,为我拿出小板凳,他自己做的。

        “坐吧。“

         我知道他要说什么,甚至这些内容周而复始地听了整整四遍,我也知道,他需要我倾听,这个需要一晃就是八十余年。

        就这样听着,依稀间,我能看到老人身上的多处伤痕。有的是被子弹打伤的,有的是被炸弹炸的。“身体里还有多少弹片,我自己都不知道。’’他眼里始终饱含真情。时常说着,思绪便莫名地飘扬了。回忆里漫长又纠结的时光总让人发自肺腑的疼痛,那些无数次想要避开的伤痛却一次又一次在梦里周旋,他在梦中惊醒,也在梦中哭泣。

        我分明看见,老人睁眼时,流泪了。

        他说,他又梦见战友和乡亲了。这不是梦见的,是现实的。他的战友,同样的幸存者。日军的子弹从战友的左脸颊横穿而过,使他上下槽牙全掉了,耳朵也被大炮震聋了,遍体伤痕。

        “你难以想象,那时南京城到处都是血、都是血……”

        “浓烈的尸臭与血腥充斥了整座城。黑暗与死亡笼罩着惊慌失措的人们,哭喊、惊叫、憔悴、失望与绝望……”

        “那场屠杀,那场掠夺,可怜的妇女和儿童……”

       我听着,每每都会莫名的愤怒。国人的岁月,国人本该铭记却终被渐忘的岁月啊!国人,你为何不生气?我不得不愤怒。

      ……

        当我抬头时,已是次日黎明,晨光带着灿烂的笑容越过稀疏的窗户栅栏,散落于手心的圈圈点点,恍若隔世,却是我握不住的温存。

        老人睡的很香,他对我说过,就一个幸存者来说,他并不愿意纠缠以往,去回忆那一幕幕可怕的情景。但树欲静而风不止,在日本,企图否定南京大屠杀暴行者大有人在,他们对南京大屠杀存在的定论进行恶毒的攻击,像对待当年日本侵略军在中国的土地上挑起战火一样,他将坚决战斗到底。

        而今,岁月的长河已流过80个年头,日本侵略者也已被英勇的中国人赶出了神州大地。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我国的国际地位和威信与日俱增,而这段至今未雪的耻辱历史却始终如阴影般笼罩在每个炎黄子孙的心头。不安于现状的中华儿女啊,奋斗不歇吧!用不灭的理想和信念,筑起一个富强崛起的中国,维护一个和平安稳的世界!

        过了很久,老人依旧睡得很香。他说,他在心里为自己和死难同胞种下一片桃园,那里青山伴绿水,茂林绕修竹,花开终年不败,绿树四季常青。再也没有了尘世的纷扰与枷锁,再也没有过往的牵挂与羁绊。他可以静静地坐在时光里,遥望岁月,目送流年……

        我依旧,踩着青石铺就的小路,无数次的往返,无数次的抬头凝望。1937那年,侵华日军公然违反国际条约和人类基本道德准则,那场屠杀凝了三十万中国人的血,他们失败了,成功地失败了。国人,你的幽兰岁月可曾落入谁人视野,在风中开放又凋零;战士与故人,你们的幽兰岁月纵使嫣然一落,可也芳菲一场,落后浮生啊! 

       呵,好长的时光。我总在冥想,此去经年,往事前尘,我庆幸,或许,我们依旧是幸运的。

标签:南京大屠杀,采访,老人
[编辑:贾娜 责任编辑:赵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