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体育  导航:首页 > > 正文

电影《嘉年华》:我们还在用古老标准要求女性

来源:中国新闻网    2017-11-28 09:00:10

    

饰演小文的周美君完全没有表演经验,但在片中的表现惊艳,被导演称为“小天才”

    文晏执导文艺电影公映,题材独特口碑上佳,新京报专访导演谈故事主题和幕后拍摄

    《嘉年华》 我们还在用古老标准要求女性

    NO.551 《嘉年华》 71分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观影人数:15人

    11月24日全国公映的《嘉年华》是一部完全女性视角的文艺片,故事讲述了在一家滨海旅馆打工的小米,碰巧成为一起案件的唯一知情者,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她决定保持沉默。然而在经历了一番挣扎与挫折之后,她终于醒悟,说出事情的真相。本片提名了第74届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并于前日荣获第54届金马奖最佳导演。导演文晏曾以制片人的身份参与了金熊奖获奖影片《白日焰火》,这部电影由她自编自导,她告诉新京报记者:“我想探讨的是女性价值的主题,今天的社会对女性仍然充满了偏见,我们到今天都还在用纯洁不纯洁这样非常古老,太过时的标准在要求女孩子,然而同样的标准却并不适用于男性。”

    故事

    依托于关注多年的真实事件

    《嘉年华》透过两个不同年龄段、不同成长背景下的女孩的视角,讲述了一名遭遇性侵的女童和另一名探索自身社会位置的少女各自的成长故事,探讨良性社会机制的构成,人与人之间达成最终和解的可能性,以及孩子们如何让成长的烦恼变为成长的契机。

    其实导演文晏更为人所熟知的身份是独立电影的制片人,作品包括曾提名第60届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大奖的《夜车》以及第64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金熊奖获奖影片《白日焰火》。她笑称这都是帮朋友忙才上了制片人的“贼船”。距离她上一部自编自导的电影《水印街》已经过去了4年,《嘉年华》聚焦的仍然是社会问题,只是这一次更尖锐,触及了国产电影少见的幼女性侵案件。“真正开始写剧本在2014年夏天左右,中间有两年的准备时间,拍摄始于2016年。”文晏回忆起剧本的创作过程,“灵感还是源于日常生活中的所见所闻,这一类事情发生挺多的,在我脑海中挥之不去。关注了一两年就决定要把它表达出来。然后在网上尽量去搜,尽量去看,开始是做这样的调查,后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自己想了。”

    片名

    喧闹嘉年华与纯洁白衣少女

    文晏最早是想到中文片名“嘉年华”有美好年华的意思,“这些少女处在人生中最美好的年华,结果却在经历这样的事情,而我们现在这么喧嚣的世界其实就像天天都在嘉年华一样,都在狂欢都在热闹,有谁真的会关注背后这些需要关注的人和事呢”?当时她觉得这个反差的意象挺符合电影的感觉,但是“嘉年华”本身就是英文音译过来的,所以翻回英文Carnival的时候就只有狂欢的意思了,缺乏中文赋予它“美好年华”的字面意义。

    于是她放弃了直译。“刚好那个时候在南方海滨城市写剧本,天天看到海边一堆一堆拍婚纱照的人,你就觉得,为什么到今天女孩子还是那么喜欢穿白色呢?然后就想起白色象征着纯洁。我们到今天都还在用纯洁不纯洁这样非常古老,太过时的标准在要求女孩子,然而同样的标准却并不适用于男性。甚至是将女孩视作物体,你被侵犯了所以你不再纯洁,充满了偏见。我当时就觉得这是个很好的意象,既形象,也表达了我这部电影想说的主题。”于是就有了英文片名“Angels Wear White”。

    雕塑

    现实生活中被“物化”的女性

    影片在福建沿海几个城市取景,剧本初步完成之后文晏在南方好几个城市都采了景,构造人物的同时也想知道他们会在什么样的环境中生活。终究她还是最喜欢海边:“尤其当时想把梦露的意象揉进去,碧海蓝天中有一群穿白裙子的女孩子在这里,还有一个这样的女性雕像立着,非常美。如果我是这个城市的女孩,会很愿意到广场上去看这个雕像。”

    玛丽莲·梦露的雕塑是片中最核心的符号,但却几乎没有给过全景。“我觉得不需要给一个过于具象的描述,很多人其实光看到脚就意识到是她,这个雕像也是我故事中的女性角色之一。她象征着一个成熟的美丽的女性,但我们却带着世俗的有色眼镜去注视她,让她成为一个被物化的性感尤物,甚至是已经被定论,永远不能”翻案“的。以至于现在很多人想到梦露都很难想象她是一个独立的,一直在寻求自我的人。”

    讽刺的是,国内某南部沿海城市确实有过一尊梦露雕像,最终因是违章建筑而被拆除。文晏也专门考察过,但当地人都不愿意提及此事。“违章建筑是最后被拆除的理由,但实际上是因为当地人觉得裙子飞得太高了有伤风化。很荒诞,我觉得这和我的故事是一样的。”

    幕后

    长镜头结局180度旋转

    对文晏来说,结尾180度旋转的长镜头是最难拍的。“全片都非常压抑,就靠最后这一点让她有所释放。视觉对比而言,之前的镜头都比较紧,有一种封闭感压迫感——局部的、碎片式的,最后小米走向一个无边的空间,希望镜头给出一种升华的效果。同时也希望打破观众的预期,你以为是一个抒情的结局,转过来的时候让卡车拖着梦露的雕像赶超小米,对观众来说完全是突然给了当头一棒。”

    操作的难点在于,这场戏在公路上拍。文晏跟摄影师反复聊,希望实现一镜到底。“因为跟拍车只能转90度,空间有限,所以我们干脆就采取了一个最原始的拍摄方式,摄影师开着三轮电瓶车,非常简陋的,就可以180度自由旋转。”这个镜头花了一整天才拍出来,涉及各种安全问题、各种调度、节奏衔接,全剧组提心吊胆地拍了一天。“太阳快下山了,我当时非常焦虑,如果这一条不过,一整天就等于白拍了。而且那段时间福建气候特别不好,天天下雨,后面都是连续的雨天。”

    【角色】

    所有女角是同一个人

    小米的饰演者文淇是本片造型指导王涛介绍的,她被形容为“有一个女孩,挺倔的”。试镜的时候我就发现她比同年龄小朋友成熟很多,她演小文的戏确实有一点太大了,就让她试了一下小米,发现很多基本素质都非常好。因为她有一定表演经验,所以我主要强调她要从外部像这个角色,需要训练和体验生活,去旅馆打扫卫生,学铺床等动作。

    饰演小文的周美君则完全是海选出来的,当时文晏看了大概一两千个女孩,周美君完全没有表演经验,“一开始真的就不太知道我们到底要让她干吗,一直在那儿笑,我们特别崩溃。但是她有一些东西特别吸引我,后来表演真的惊艳到我们,有时候我们在现场眼泪都出来了,她自己还没事似的。她唯一伤心的就是被剪头发,她很难过,后来我就在吃饭的时候给她看了珍·茜宝在《筋疲力尽》里面的照片,我说你看这个阿姨美不美的,她说美的,我说你看她头发比你还短,她说是啊,那我说其实你也很美,她说还行吧。”

    片中除了小米和小文,还有刘威葳饰演的小文母亲,彭静饰演的酒店前台莉莉,史可饰演的女律师,文晏表示其实片中这些角色都是同一个女人,只是处在不同的人生阶段。“我最先想的是两个主角的女孩互为镜像可以相互转换,但是写着写着就发现其实你跟里面的每个女性都有可能在生命的某个阶段发生重叠,表象上我们可能面对很多不同的问题,但女性主题的核心永远都在。”

    撰文:李桐

标签:我们 女性 嘉年华 一个 这个 纯洁 电影 觉得 故事 女孩
[编辑:依姗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