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19-09-11 20:18:08

【台海新观察】透视台湾社会的小党政治

台湾政坛除了蓝绿两个大党之间的争斗外,其小党竞争也是别具一番风格的景象。很大程度上,小党已然成为了台湾政治运转和发展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华广网9月11日讯  题:透视台湾社会的小党政治

作者:许川

许多时候,台湾的政党体制都被视作典型的两党制。无论是从学理上还是从现实上看,两党制并非只有两个政党,而是有多个政党,只是这些政党都无法取得执政权。因此,所谓的“两党制”实则是指由两个政党通过选举轮流执政的政党制度。台湾政坛除了蓝绿两个大党之间的争斗外,其小党竞争也是别具一番风格的景象。很大程度上,小党已然成为了台湾政治运转和发展中的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小党政治是如何怎样产生的?

小党政治对于国民党和民进党的影响几乎是同步的,也由此才形成了所谓的“蓝营”和“绿营”。从这里可以看出,在各阵营内部,小党的成立是原来大党分化组合的产物,政党之间是一种既有竞争又可以合作的直接关系;但对于外部来说,小党的成立与之并无关联,其是一种间接竞争的对手。小党的产生可能是由单一因素,也有可能是由多重因素共同造就的结果:

小党政治于台湾而言,首先是从利益分化和价值分化开始的,其代表是新党、亲民党、“喜乐岛联盟党”、“一边一国行动党”等等。政党本来就意味着它是一个利益的集合体,是最大交集,但这个利益共识不是固定的,而是变动的。因此,随着政党内部各派系利益的变化,其不仅会动摇到政党维持的基础,甚至还会威慑到政党生存的根本。当各派系的利益变得不可调和时,政党分裂就在所难免。

小党的产生还应归因于民众对蓝绿大党执政表现的不满和厌恶,其以自称为“第三势力”的政党为代表,如宋楚瑜的亲民党,柯文哲的“民众党”等等。由于台湾社会特殊的族群结构和发展历史,演变出了意识形态泾渭分明的两大政治阵营,加上受到民主化风潮的波及,其长期被统“独”二元政治所绑架,台湾经济因此下滑,始终处于“亚洲四小龙”末端。蓝绿恶斗不止,民众厌烦至极。

此外,小党的产生也可能得益于某些社会运动或魅力型领导人的号召。社会运动能激发出一部分人的参政意愿,而且能在此过程中建构出政治观点相似甚至相同的群体,“时代力量”的创立就跟“太阳花学运”息息相关。值得注意的是,脱胎于社会运动的政党,一般都是反体制的政党,这对于社会的稳定并非好事。魅力型领导人往往是新政党成立的支柱,是灵魂人物,其不仅能给政党带来各种资源,而且还是该党党员的价值依靠,像新党、亲民党、“台联党”、“一边一国行动党”、“民众党”就是典型。

小党政治是如何运作的?

众所周知,选举政治同样依循的是“丛林法则”,在选举中进行“优胜劣汰”。也就是说,只要能经受得住选举的洗礼和考验,那么小党及其政治才会真正浮现。反之,如果在选举毫无所获,那么新成立的政党就是昙花一现,将会被人们很快遗忘。对于那些谙熟小党政治生存之道的政党,它们是如何将自己立于政党之林的?

第一,参与各个层级的选举,保持能见度。对于那些有执政期望的小党来说,纵使它们很清楚自己的能力有限,但也会不遗余力参与各级选举,以保持和延续支持自己的那部分民众。虽然目前进入台立法机构的小党只有亲民党、“时代力量”和“无盟”,但在地方一级,进入议会的小党则远不止如此,除了前述的三个政党外,还包括新党、“台联”、“绿党”、“民国党”等近30个政党或政党组织。不难看出,争取政治舞台,是小党生存的不二法门。

第二,注重选举策略的运用,有的放矢。它们一般有三种策略:一是对于小党中的大党,例如新党、亲民党、“时代力量”等,它们可能借助提名领导人或县市长,或由党主席亲征,或征召知名政治人物的方式,发挥“母鸡带小鸡”的效应,扩大票源;二是对于有一定影响力的小党,它们可能采取与大党(国民党、民进党)合作的办法,通过减少竞争对手而获得胜选;三是采取“把握性提名”战略,将人力、物力和财力都放在经营那些选票集中、最有可能胜选的选区。

第三,采取不同的动员方式,出奇制胜。台湾的许多小党都是理念型政党,党员是基于理念的结合,而非意识形态,所以理念型政党尽管受众很少,但都有很牢固的支持者及其关系网。就人选和政策方面,它们可能更加倾向提名年轻、亮丽、高知等政治素人来宣传和执行本党的政策,如此就会将具有同样理念的人们串联起来;在动员工具的运用上,与传统的依靠派系、桩脚不同,小党更加注重新型社交软件的使用,通过建立粉丝团或活动页面或朋友追踪等方式,以低成本宣传本党的政策以及候选人。

小党政治有何局限?

小党政治要晚于台湾民主化,因而在民主本身就存在早熟症候的先天缺陷下,小党政治的不成熟、不规范的情况可想而知。不过,这并不是说,小党政治空间狭小或者说表现不好就会打消一部分民众要从蓝绿政治中解脱出来的念头,其反而有可能促使少数精英去思考,如何建构和经营一个新型的政党。例如柯文哲在成立政党的问题上,就不同于那些意识形态政党,而是注重与其他力量结盟,这或许有利于冲高政党得票率。

就目前的政党结构而言,小党政治对台湾政治气候的改变如同杯水车薪,很难发挥实质性作用。不夸张地说,岛内社会的政治方向和公共政策都是由国民党和民进党一手主导的,即便小党在议会中占有席次,也不足以阻挡大党的既定方针。加上小党除了本身力量孱弱之外,所占席次稀少,而且力量分散,形同散沙,这在形式上和内容上皆决定了小党政治在台湾的能力的脆弱性以及更替的频繁性。

除此之外,小党政治还受制于人力物力财力等因素的掣肘。新成立的政党一般在人力物力财力方面都十分匮乏,而在以金钱为基础的选举社会,没有财力就没有物力,就更没有人力。加上政党自身属性的狭隘性即意识形态浓厚缺乏包容性,致使很难吸纳其他选民,更限制了这些政党的扩散。

当然,如果小党政治能整合进原本就属于蓝绿大党的力量和资源,得到它们的挹注,那么小党政治还是有可能将台湾政治版图翻转。原因在于,一是蓝绿大党实力的减退,有助于两党之外的其他政党成长,例如2016年的选举,新党和亲民党的政党得票率都大幅提高,而“时代力量”2018年的地方战绩也得益于民进党的大溃败;二是蓝绿大党的内部分裂,也可能导致有实力的小党出现,这主要是看新成立的政党的背景,包括价值诉求是什么、党员结构的组成以及有没有重量级人物的加入等等。

总而言之,台湾的小党政治当前还完全不是大党政治的对手,若要想借助小党政治革新政治生态或者说要透过小党的力量来取代蓝绿大党,这都难于登天。(本文作者系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