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乐山 2021-04-07 20:43:59

【两岸走透透】云南独克宗古镇:月光之城和入藏三大“法宝”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诗人彭邦祯作词的歌曲《月之故乡》传唱海峡两岸,道出了无数离乡游子对故土的思念。巧合的是,在云南省西北部的迪庆州,有座千年古镇,名字就叫做“月光之城”。这里是茶马古道上马帮走商入藏的第一站,在千年时光里,有数不清的客商在这里向月亮祝祷,希望自己衣锦还乡。

【两岸走透透】云南独克宗古镇:月光之城和入藏三大“法宝”

编辑、播音:乐山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台湾诗人彭邦祯作词的歌曲《月之故乡》传唱海峡两岸,道出了无数离乡游子对故土的思念。巧合的是,在云南省西北部的迪庆州,有座千年古镇,名字就叫做“月光之城”。这里是茶马古道上马帮走商入藏的第一站,在千年时光里,有数不清的客商在这里向月亮祝祷,希望自己衣锦还乡。

今天,我们一起走进月光之城——独克宗古镇,去看看那里的入藏三大“法宝”。

1977年冬天的一个夜晚,在美国纽约的一个湖边,诗人彭邦祯写下了这首《月之故乡》。1919年中秋节,彭邦祯生于湖北汉口,1939年考取黄埔军校,因擅长诗歌、才华出众,被同学称为“黄埔文豪”。1949年赴台之后,彭邦祯离乡多年,在纽约长岛的一座湖边看到明月高悬,湖面波光荡漾,他想及自己28年来的浮萍游离,有家难归,故土难回,不禁悲从中来,皓月当空,彭邦祯也一气呵成,写出了《月之故乡》。

中国人自古以来就偏爱月亮,月光一直是文人墨客笔下故乡的象征,从“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到“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无数诗人以月光比喻家乡,抒发自己心中的思乡之情。

在云南省西北部的迪庆州香格里拉县,距离香格里拉机场只有几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千年古城,名字就叫做“月光之城”。古城修建于唐代,距今已经有1300多年的历史。

独克宗古城依山而建,空间因山势自然变化,整体的建设布局形似八瓣莲花。在古城的兴建中,建筑材料大多就地取材,由于工匠们发现,当地出产的一种白色粘土可以用作房屋外墙的涂料,于是古城民居外墙就都涂成了白色,这种风格一直沿用至今。

相传,古城建好之后,有活佛在月夜眺望,看到月光把城池照耀得一片银白,分外妖娆,于是,当地人就把古城称做“独克宗”。“独克宗”在藏语里的意思就是白色石头城,也寓意“月光之城”。

作为茶马古道上的重镇,也是马帮进藏后的第一站,独克宗古城曾经迎接过来自滇、藏、川等地的无数马帮,成千上万的马匹、牦牛在这里留下蹄印,至今仍能看到。在当年,马帮往返茶马古道,往往要翻越5座5000米以上的雪山,来回要一年多的时间。

在这样艰苦的路途中,独克宗古城,就成了马帮进藏后修整的重要驿站。到了这里,从雪山归来的人们可以住进温暖的木板房里,即将深入藏区高原的人们也会尽量做好迎接风雪严寒的准备。在独克宗,也一直流传着进入藏区必不可少的三大“法宝”。

进藏的第一大“法宝”就是酥油茶。酥油茶颜色与浓可可茶相似,茶香很浓,奶香扑鼻,有一种特殊的回味。作为西藏高原生活的必需饮品,酥油茶一可以治高原反应,二可以预防因天气干燥导致的嘴唇爆裂,三可以起到很好的御寒作用。吃肉的时候可以去腻,饥饿的时候可以充饥,疲劳的时候可以解乏,瞌睡的时候,还可以清醒头脑。而且茶叶中含有维生素,可以减轻高原缺少蔬菜带来的损害。所以,围坐在火堆边,煮上一杯酥油茶喝,往往让马帮客商倍感温暖。

制作酥油茶,也几乎是每一个藏民必备的技能。利用专用的打茶桶数百次搅拌牛奶或羊奶,将奶汁搅拌至油水分离,制成酥油,而后再熬取茶汁,和酥油一起煮成酥油茶。

有酥油茶的地方,也一定有喝酥油茶的木碗。据当地人说,作为茶马古道上最传统、最普遍的器皿,按照迪庆当地的古老风俗,在过去,每个人几乎都有一只属于自己的木碗,随身携带,甚至使用一生都不会更换。一只上好的木碗通常是用当地常见的树木五角枫上生长的“木宝”,也就是树瘤,制作的,每只木碗都有自己独特的花纹,价值不菲。

进藏的第二大“法宝”就是藏刀。藏刀又叫“折刀”,传说是纪念藏族英雄折勒干布而命名,已经有1600多年生产历史。据说,过去从茶马古道进藏的马帮客商,都会随身携带藏刀用作自保。虽然身负刀具,但藏民从不以好勇斗狠为能,相反,绝大多数的藏族同胞都是热情好客的,这也是为什么大部分藏刀抽出刀鞘时都是刀背向外。

用作防身,有时还要和野兽搏斗,真正的藏刀自然是锋利而坚韧的。用卡卓藏刀劈斩10厘米长的铁钉,藏刀毫发无伤。如果是习惯用刀的人,轻轻一斩,铁钉往往应声而断。

由于大量马帮通过独克宗进入藏区,数百年下来,当地逐渐形成了完整的藏刀制造工业,从选材、锻造,到淬火、装饰,都有着数十道不同的工序,甚至不同作坊所用的药水都有各自独特的配方。

说过了酥油茶和藏刀,我们再来说说当年马帮从独克宗古镇进藏的第三大“法宝”——青稞酒。青稞酒,藏语叫做“羌”,是用青藏高原出产的一种主要粮食——青稞制成的。它是青藏人民最喜欢喝的酒,逢年过节、结婚、生孩子、迎送亲友,必不可少。青稞酒具有清香醇厚、绵甜爽净,饮后头不痛、口不渴的独特风格。行走在寒冷的高原之上,一口醇厚的青稞酒,往往能让马帮客商的身子暖和起来。

在藏区,几乎家家户户都会酿制青稞酒。酿造前,首先要选出颗粒饱满、富有光泽的上等青稞,淘洗干净,把水沥干,放在大平底锅中,加水,烧煮两小时,然后将煮熟的青稞捞出,晾去水气后,再把发酵曲饼研成粉末均匀地撒在上面,搅动均匀之后装进坛子,密封贮存。

如果气温高,两天到三天即可取出,之后加水放置一个小时后,就可以饮用了。120斤的青稞,一般可以酿出60斤的青稞酒。

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在独克宗古城里的石板路上,依然能看到凹凸不平的浅坑,那是数百年来牛羊驮马留下的印记。如今,往来不息的马帮已经被摩肩接踵的游客取代,而月光之城仍然洁白一如往昔。

【完】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