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19-07-10 16:42:52

【黎舒心语】正能量物语

Hi,大家好!想必大家对我不会陌生,我叫“正能量”,英文名有点长哦,叫“positive energy”。我原本源于一个物理学名词,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写了《正能量》一书后,我被借指为一种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动力和情感,大为流行,甚至于出现了标签化的现象。

  Hi,大家好!想必大家对我不会陌生,我叫“正能量”,英文名有点长哦,叫“positive  energy”。我原本源于一个物理学名词,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写了《正能量》一书后,我被借指为一种健康乐观、积极向上的动力和情感,大为流行,甚至于出现了标签化的现象。比如,一个阳光快乐的人,大家都会说他是一个正能量十足的人,反之,就是正能量匮乏。毫无疑问,大家都喜欢和正能量足的人交朋友,所以我的好人缘是妥妥的。

  不得不说,有些事物天生就是被上苍眷顾的,我呢,就是其中的那个幸运儿。我的对手负能量君就不那么幸运了,不管他多努力想变得像我一样受欢迎,都无济于事。他就是不受人待见,大家冷落他,奚落他,以他为耻,甚至想把他赶出这个世界。唉,我想说的是,世上的事都是一分为二的,没有我的对手也就没有我,可是谁又能真正明白呢?

  但无论如何,我还是很感谢上苍,他让我拥有了那么多美好情怀,见证了那么人间的真善美,每一天,我都生活在希望与光明之中,为构筑人类幸福的城堡而努力。尽管有时我也很疲惫,但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因为通过我的传递与释放,许许多多的朋友找到了成长的方向和努力的目标。

  我拥有过无数辉煌的瞬间,譬如2013年我被选为年度热门字词,一时间我的大名可谓如雷贯耳,但更多时候,我皆是默默无闻按下自己的启动键。譬如捡起一片纸片,做好垃圾分类,给外乡人指路等等这些小事,都离不开我亲力亲为、参与其中。即使在夜深人静,众人酣睡的一刻,我的启动键都不曾关闭过。因为越是无人关注的角落,越是需要我的存在。

  有天,我遇到了我的对手负能量君,我轻轻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说:嗨,你好吗?你猜怎么的?负能量君居然兴高采烈,他不无骄傲地说:“最近我和许多人交起了朋友,尤其是医院心理科门诊前的那些家伙,别提了,他们整天在那里大排长龙。”我倒吸一口凉气问:“为什么?”负能量君得意洋洋地说:“你不知道都市中有一种病叫抑郁症吗?据说怪流行的,不少儿童也患病了呢。他们越来越离不开我了,看来你好人缘的江湖地位要不保喽,哈哈……”

  和负能量君告别之后,我长时间陷入沉默,尽管我深知没有我的对手负能量君也就没有我,但是我还是深感不安,倒不是我担心自己的江湖地位不保,而是不想那么多人处于痛苦绝望的处境。因为我深信,一种建设性的力量,其价值远远在自我否定、自我摧毁之上,而我正是这种建设性的力量,是大家获得希望与动力的所在。

  或许有天,我与时下一些心灵鸡汤一样,开始被人摒弃,被人重新审视,那时候,也许连我自己也开始怀疑自己。但是,请您记住,我其实还有许多的伙伴,信念、友爱、光明、正义、善良、乐观、执着、奉献、牺牲……,他们都是我们大家值得珍惜的建设性的力量,不要怀疑,更不要舍弃,在我们通向幸福城堡的路上,他们是我们真正的朋友。

  好了,我亲爱的朋友们,现在是我该和我的对手负能量君交手一搏的时候了,我很有信心,你瞧,我的两位好伙伴——信心和坚持就在我身边……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