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环球网 编辑:陈建伟 2020-12-03 08:31:23

包道格预测:未来4年美台关系难“冷却”

美国政府换届在即,有关中美关系的讨论越来越多,很多人担心在权力过渡期间特朗普政府会采取极端动作,加剧两国紧张关系。近日,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阐述了他的看法。

【环球时报记者 白云怡】美国政府换届在即,有关中美关系的讨论越来越多,很多人担心在权力过渡期间特朗普政府会采取极端动作,加剧两国紧张关系。近日,美国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会长包道格接受《环球时报》记者专访,阐述了他的看法。

环球时报:您认为特朗普政府在未来一个多月里会有哪些对华动作?

包道格:现在有一些从白宫内部传出的说法,比如禁止更多中国公司,对包括香港人在内的更多中国人加以制裁,以及向中国附近派遣军舰、飞机等。可能性有很多。值得注意的是,政府的重要岗位出现动荡,新上来的人选似乎与其前任有着不同的目标,比如前国防部长埃斯珀一直在耐心、谨慎地同中国方面保持军事对话,我不知道他的替代者会有怎样的政策或风格。

环球时报:蓬佩奥有可能访台吗?

包道格:有这方面的传言。但在观察他过去几个月的行为后,我的观点是:他不会真的这么做。特朗普和蓬佩奥在台湾问题上非常小心,他们试图突破一点界限,但又不真正越过任何红线。

的确,他们似乎想把美中关系推向某种临界点,以迫使拜登无法对本届政府已经做的事做出更多调整,也许他们的确考虑过(让蓬佩奥访台),但我仍认为这仅是一个传言而已。

环球时报:美国大选结果会对中美关系和两岸关系有何影响?

包道格:一个新领导人上任后的优先事项是什么?如果我们仔细看拜登曾经的表态,他的优先事项将是抗疫、恢复经济、处理种族问题和应对气候变化。在抗疫和应对气候变化上,美中有很大合作空间,没有理由发生冲突。其他领域其实和美中关系没有太大相关性。所以我认为中国可以多一点耐心,期待一些变化。

一个新政府总需要一段时间来站稳脚跟。我的建议是,中国可以利用这段时间,认真考虑该如何接触拜登新政府,比如在那些希望和美国谈判的领域提出建议,或采取一些措施来缓解两国间的紧张局势。

环球时报:拜登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会采取什么政策?

包道格:我并不认为美台关系会在未来4年“冷却”。美国国会有很多两党支持的涉台法案,拜登不得不谨慎地遵循这些法案。

但拜登政府不会把台湾问题置于其政策中心,台湾不是他竞选时的主要话题,在各种民调中台湾的优先性都非常靠后。台湾会被拜登政府小心地处理甚至“欢迎”,但会被放在中美利益这一更广阔的背景板上来处理。

有迹象显示,今年夏天特朗普政府曾想采取行动,让台湾成为一个更具对抗性的问题,但后来没有这样做。美台有了更多互动,但未跨越红线。据我所知,特朗普仍然希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能够得到保留,他不希望在台湾问题上走得太远而使这一成果付诸东流。我看到的报道显示,拜登政府同样希望第一阶段贸易协议可以继续实施,使两大经济体都得到更多好处。

环球时报:未来哪些有关台湾的事件将最受美国政策制定者关注?

包道格:我想会是意外事件的发生。如果发生意外,希望美中都能保持冷静,不要演变为大规模冲突。我认为,拜登政府中没人会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制造麻烦。

过去一段时间,美中在双方主管部门领导下进行了又一次军事对话,沟通有了很大改善。坦率讲,2001年(发生南海撞机)时,美中之间的沟通非常糟糕,但从那时到现在,两国已经做了很多工作以改善这一点。我相信两国都希望通过这些机制避免一些意外演变成大事件。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