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
新闻
在线
广播

正在播出:

即将播出:

来源:华广网 编辑:星璃 2020-03-24 11:13:38

战“疫”每日观察丨瘟疫常改写人类历史 但并非随心所欲

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疫情,将深刻改变今日世界,并以沉重的方式写入人类历史。它有横冲直撞之势,但在恰当、有力、坚韧的应对面前,也会暂时式微、退却。

一谈新冠肺炎疫情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连日来,看意大利、看欧洲、看世界,令人揪心。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全球快速蔓延,这是一场波及全球的重大灾难。无论在哪个大洲、哪个国度,因染病而逝去的生命,都令人惋惜、悲伤。

中国抗击疫情已走出最困难的阶段。这并非新冠病毒对中国人网开一面——而是因为中国的抗疫斗争举国动员,上下同心,坚定执行了一整套事实证明符合中国实际、符合科学规律的抗疫举措。

新冠肺炎疫情这场大疫情,将深刻改变今日世界,并以沉重的方式写入人类历史。它有横冲直撞之势,但在恰当、有力、坚韧的应对面前,也会暂时式微、退却。

这符合千百年来呈现的规律——瘟疫经常改写人类历史,但也并非随心所欲。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类文明发展史,就是不断与疫病做斗争的历史。而传染病,正是微生物与人类相互作用的产物。几千年来,瘟疫与人类社会发生过太多的纠缠。从结果看,至少有三种呈现方式:

一是野蛮地伤人夺命。在人类社会进入工业文明以前,瘟疫的杀伤力是极其惊人的——无论是在古希腊、古罗马,还是中世纪的欧洲,亦或在早期殖民者踏足的美洲大陆、亚洲大陆。一场瘟疫,能长存几十、上百、数百年,甚至灭国,或夺去某个大洲的三四成生命。

二是成为改变文明走向的一种作用力。瘟疫曾在伯罗奔尼撒战争时暴发,让古希腊文明遭受重创。鼠疫曾动摇了罗马帝国的根基。黑死病曾让中世纪的欧洲陷入黑暗。天花曾随着殖民者的舰队、商船队登陆并搅乱了美洲大陆。霍乱则在十九世纪走遍多个大洲,令诸多强国国力骤损。

三是人类在与瘟疫的斗争中不断开创新的文明。《汉书·平帝纪》载,元始二年,“民疾疫者,舍空邸第,为置医药”,这就是“隔离”之法。欧洲对抗黑死病,也多用隔离检疫。中国在明代就用种人痘来预防天花。进入工业文明后,抗生素、疫苗等逐渐登上战场。近百年来,正是在与瘟疫的不懈搏斗中,与公共卫生有关的很多国际组织和机构得以创建。

距今一百年前,一战结束之际,“西班牙大流感”暴发。此疫病以地名命名,已不符合今日国际惯例。只是当年约定俗成,留下无奈的印记。今天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规则中,已明确不以地名命名疫病。二战后至今,人类又遭遇多次蔓延全球的大疫。所幸,伤害程度与工业文明前已不在一个量级。不是因为病毒变弱了,而是人类的手段变强了。

每次全球战“疫”,甭管过程多么曲折,归根结底就是拼两样东西——一是科学技术,这是致胜的最终武器;二是社会组织能力,这是控制疫情、减少损失、为科学家赢得时间的关键。

新冠病毒,是一个凶狠的人类公敌。它行踪诡秘、狡猾刁顽。它的杀伤力到底如何,尚未见顶。它所引致的疫情暴发,目前看,不仅夺命伤身,而且已超出了生物学意义上对生命的侵害范畴,而正在对全球经济、政治、社会生活等带来重大冲击,深刻影响整个世界格局。

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反复阐述过一个重大判断——“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他尤其强调要针对这个“大变局”,着力防范化解重大风险,注重化危为机。2018年1月,在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他列举了8个方面16个具体风险,其中就提到,“像非典那样的重大传染性疾病,也要时刻保持警惕、严密防范”。

在“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个总判断下,近年来社会各界多有领会、剖析,也大多是从科技革命日新月异、西方中心主义发生历史性衰落、新兴力量加快成长成势、全球治理面对重大挑战等展开。毫无疑问,这些都是“大变局”丰富内涵的组成部分。

太多人没有想到,在人类踏入21世纪20年代的第一时刻,新冠病毒斜刺里杀了出来,疫情骤然暴发、蔓延全球。诸多疫情严重国家都不得不拿出浑身解数,与之搏斗。各国的公共卫生应急能力,及至整个国家的组织动员能力,都经受大考。本就身陷下行压力、转型压力中的世界经济,也猛增不确定因素。

病毒风险、疫情风险、治理风险,交织在一起。可以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眼前,正从暴发大疫、抵抗大疫的角度,呈现其现实的复杂性,及其饱含的历史深度。

当我们要巩固国内抗疫成果、尽力支持全球抗疫之时,当我们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要求的那样,及时“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不断完善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时候,毫无疑问,应该站在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认识高度上,充满自信也充满忧患意识,做出思考、谋划并展开行动。

(文丨特约评论员 杨禹)

专家方阵

  • 任冬梅

    任冬梅,女,重庆人。本科就读于华东师范大学文科基地班,毕业保送至北京师范大学文学院,先后获得文学硕士、博士学位。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从事台湾及两岸问题研究,发表有《试述台湾学运的历史沿革与演变特点》等学术论文,并在《两岸关系》、《统一论坛》及各大专业涉台网站等发表评论近百篇。

  • 许川

    许川,东南大学台湾经济研究所特约研究员。

  • 王敏

    王敏,男,安徽安庆人,1984年12月出生,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助理研究员,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从事两岸经贸及台湾对外经济关系研究,先后主持或参与国家社科基金、国务院台办、司法部等课题多项,在《台湾研究集刊》、《台湾研究》、《亚太经济》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多篇,参编《投资台湾指南》等著作。

  • 李文艺

    李文艺,浙江大学台湾研究所博士后,助理研究员。

  • 陈桂清

    陈桂清,常用笔名田苇杭,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山大学博士;研究方向:台湾政治、两岸关系;发表论文《民进党两岸政策转型的影响因素及走势探析》、《浅析“一个中国框架”》、《“一个中国框架”与“国家未统一前”的两岸关系建构》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