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广微评  导航:首页 > > 正文

“时代力量”狂刷存在感折射其集体焦虑

来源:华广网    2018-01-10 09:45:36

华广网1月10日讯 题:“时代力量”狂刷存在感折射出集体焦虑

作者 温天鹏

本周,台湾“立法院”临时会将处理“劳动基准法”部分条文修正草案,民进党力拼完成三读。但是,1月5日“时代力量”打破议场门玻璃,以铁链拴住议场出入口,但遭民进党团剪断锁链,“时代力量”五名“立委”随即转赴“总统府”前静坐禁食抗议,并夜宿“总统府”门前,呼吁蔡英文出来面对。“时代力量”此番政治做秀的背后有着明显的政治目的,紧抓这个战场,增加政治曝光度,狂刷存在感,归根结底还是为了选票,短期来看是希望在2018年“九合一”地方选举中能拿到更多的县市议员选票,长远来看是为了避免落入进一步被“边缘化”的命运。

风起云涌的社会运动是“时代力量”快速崛起的温床,其短期内积累起超高的政治能量与议题操作密不可分。“时代力量”最早兴起于2014年的“太阳花学运”,成立以来在关键政治议题上紧紧抓住年轻人的思维,并善于利用网路社交新媒体,吸引了一大批年轻族群的支持。2016年“立委”选举“时代力量”初战大捷,主要依靠其几个领导人物在社会运动中的光环效应,包括“太阳花运动”“战神”黄国昌、摇滚乐团“闪灵”主唱林昶佐和“洪仲丘事件”当事人家属洪慈庸。虽然,“时代力量”在“立法院”仅有5人,但其高超的政治做秀手段却总能吸引众多民众目光,时常成为媒体焦点,能量甚至比最大在野党国民党还大。

随着“时代力量”进入“立法院”参与议事,问政专业短板暴露无遗,政治能量一落千丈。虽然“时代力量”在“立法院”的问政时效性强,关注议题多元,一定程度上迎合了青年选民的需要。但是,与国民党、民进党培养出的传统政治人物相比,其问政专业度上明显不佳,在某些议题上的作为更是展现出了浅薄化与做秀化,民粹式的政治主张常使其无法正确处理台湾面临的实际问题。

“时代力量”在“立法院”面临被边缘化的窘境。在“立法院”的各种争议性议案审查中,媒体关注更多的是蓝绿两大政党之间的攻防,“时代力量”虽有心炒作议题,争取政治话语权,但由于其自身政治实力与两大党相比还比较弱小,对法案签署通过并不能产生实质影响,公众的焦点很难集中在“时代力量”上。相反,“时代力量”为博取民众眼球,抢占新闻媒体版面,政治主张往往偏于激进,这已经引发部分选民的不满。沸沸扬扬的“罢昌事件”就是表现之一。虽然“罢昌事件”以失败收场,但支持罢免黄国昌“立委”资格的人数却呈现出相当高的比例,这已让黄国昌本人以及整个“时代力量”吓出一身冷汗,使其不得不想尽各种手段增加媒体曝光度,捞取政治资本,为今年的县市议员选举拓展票源,也为下一次“立委”选举做好准备。

政党的发展空间一般意义上可以从选民空间、社会基础、议题主导等方面去观察,这几个方面环环相扣,相互影响。从选民空间来看,“时代力量”的支持者大多集中于青年群体以及对国民党、民进党皆不满意的泛蓝或泛绿群体,二者之间存在一定的重合度,这些群体能否一如既往的支持“时代力量”存有很大的不确定,如果“时代力量”无法主导社会议题,其社会基础短期内难以深入,而蓝绿两大党一旦调整策略争取各自选民,双方支持者归队,支持“时代力量”的群体将会不断萎缩。从社会基础来看,“时代力量”毕竟成立时间太短,相比长期经营地方的国民党、民进党来说劣势明显,岛内地方派系盘根错节,仅凭一时兴起的政治曝光度根本无法撼动两大党在地方的地位。从目前岛内议题主导方面的现实看,“时代力量”也优势不再,未来民众更关心的是与生活密切相关的民生议题和两岸议题,其自身的专业短板与两大党相比更是相形见绌,尤其是其“急独”主张,将极大限制选民对其的支持。

因此,在目前台湾的选举制度下,面对蓝绿两大政党的联合挤压,“时代力量”在2018年地方县市议员选举以及2020年“立委”选举中要保持原有政治版图显得困难重重,要进一步拓展政治空间更是难上加难。

华广网独家稿件,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标签:“时代力量” 台湾“劳动基准法”修正案 “九合一”选举
[编辑:孟斌 责任编辑:陶宁薇]

相关报道